妇女权益在线 妇女权益在线

手术风险不只在手术台

2014-08-05   来源: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   刘会丽

  孕妇医院产子,子宫被切除。家属两次复印病历,手术记录单中关键一句话神秘消失。患者疑窦重生,医院是否存在过错?司法鉴定,专家鉴定人坚称手术堪称完美,患者应该感谢医院。医院是否担责?本案为您解答。2012年,对于27岁的小静来说是个刻骨铭心的年份。这一年年初她喜怀麟儿,一家人对即将到来的小生命充满美好的畅想;这一年的年末,一场变故却让这些美好展望皆成幻影。

  在进行剖腹产的过程中,小静产下九斤多重男婴。术后小静大出血,为了尽快止血,医生进行了子宫次全切除手术。悲痛的家属找到医院了解情况,医院对其家属“不知报恩”的态度横加指责,双方矛盾激化。倔强的小静妈妈两次到医院复印病历,却惊奇地发现,手术记录单中“手术血压、脉搏平稳,麻醉满意,术中出血约400ml”在第二次复印的病历中神奇地消失了。这让小静和家属更坚信医院手术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。

  为了弄清楚医院是否应该对自己子宫切除的后果承担责任,小静到致诚公益申请法律援助。根据小静和家属的陈述,为了避免医院进一步篡改病历,援助律师在受理法律援助申请的第二天即到医院封存病历,同时申请法院保全证据。

  对病历中一句话的离奇消失,医院坚称是病历归档的结果,而法院更是无从裁判。无奈,患者申请司法鉴定,并要求对方进行病历完整性的鉴定。第一次听证会医院从手术时机、治疗过程,用药科学性进行答辩,坚称自己没有责任;患者更从“篡改病历”进行质疑,从事实经过、手术风险、应对能力多方面进行陈述。听证会上,两方唇枪舌剑,各抒己见,互不相让,历时三个小时。专家鉴定人在双方陈述后发表意见,认为手术堪称完美,医院并无过错,并极力说服患者“感谢医院保住了大人和小孩的生命”。

  援助律师没有灰心,请教北京市妇产科权威专家后,将案件关注焦点从手术台延伸向手术外。援助律师了解到,小静怀孕后,一直在这家医院进行产检,并且在三个月时按照医院规定建立了“母子健康档案”。在整个孕期中,医院没有对其进行必要的干预和指导,甚至一直到分娩也没有发现“巨大儿”的问题,更没有选择适当的时机要求小静终止妊娠。而“巨大儿”正是子宫收缩乏力致大出血的主因,这一原因直接导致了小静子宫被切除的损害后果的发生。因此,从这个意义上说,医院存在医疗过错。

  第二次听证会,援助律师提交了“母子健康档案”以及小静孕检报告。面对患者新的事实和理由,医院认为是患者片面加大院方责任,是要求医院做出超乎能力和职责范围的工作。援助律师坚持认为,医院作为专业医疗机构,既然有保健义务和工作,那么当然对孕妇进行孕产期指导,并根据其专业检测结论避免不必要损害后果的发生。鉴定中心采纳了援助律师的意见,确认医院承担同等责任,赔偿系数为40%-60%。法院根据《鉴定意见书》,判令医院按照60%的比例承担责任,合计赔偿小静各项损失27万余元。

  律师提醒:

  近年来,医疗事故纠纷频发,如何妥善地解决医患纠纷成为考验社会的一个难题。而一旦医疗纠纷产生,当事人如何维权成为首要问题,而病历又在维权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。根据《医疗事故处理条例》规定:“发生医疗事故争议时,死亡病例讨论记录、疑难病例讨论记录、上级医师查房记录、会诊意见、病程记录应当在医患双方在场的情况下封存和启封。封存的病历资料可以是复印件,由医疗机构保管。”在此,法律并未明确封存病历主体,律师建议患者或者家属一定要第一时间封存病历,包括主观性病历及客观性病历,以作为解决医疗纠纷的依据。

学生参与

加入我们 成员风采

合作伙伴

© 2012 Zhicheng Public Interest Lawyers.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京ICP备11011357号-5